首頁  >  部門之窗

江蘇法院環資審判五年領跑全國

發布時間:2019-09-25         文章來源:江蘇法制報        

  直面經濟體量大、環境容量小、生態環境已成為江蘇全面小康建設突出短板的現實,全省各級法院著力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2015年以來,全省法院共受理環境資源案件13670件,審結11816件。其中3件被評為全國推進法治進程十大案件,19件被評為全國法院年度十大典型案件,3件入選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公布的首批十件中國環境司法案例;在最高人民法院舉辦的第一屆、第二屆環境資源優秀裁判文書評選中,江蘇獲獎總數、獲獎層次均為全國第一。

  踐行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理念——

  案件數量大、大要案多、刑罰力度強

  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我省各級法院堅持法律底線、生態紅線不可觸碰的理念,統籌適用刑事、民事、行政責任,促進構建源頭嚴防、過程嚴管、損害嚴懲、責任追究和生態修復為內容的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有效維護人民群眾的環境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

  記者注意到,隨著對生態環境污染、破壞資源社會危害性的逐步加深和法律規范的逐步完善,我省對于環境資源違法犯罪行為的制裁力度逐步加大,從輕型化判決多、緩刑適用多,到逐步加大刑事處罰力度,嚴格控制緩刑適用。五年來,全省受理一審環資刑事案件4342件,審結3939件,4635人被追究刑事責任。通過逐步發揮罰金刑對污染環境犯罪的懲罰、預防功能,讓恣意污染環境者付出高昂代價,以經濟手段遏制污染環境破壞資源犯罪行為,判處罰金總額1.5億余元。

  南京市中級法院一審、省法院二審的錢某某等走私固體廢物案,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涉案固體廢物數量最大、涉及被告人最多的走私固體廢物案,11個單位和33名個人被追究刑事責任;徐州市鼓樓區法院審理的張某某等15人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是全國最大網絡販賣野生動物案,15名被告人全部當庭被判處刑罰。

  為解決環境污染刑事案件辦理中存在的證據標準不一致、法律適用不統一、量刑不平衡、輕緩刑化嚴重等問題,統一裁判標準和尺度,省法院在對環境污染刑事案件的審理和裁判情況進行調研分析的基礎上,于2018年制定出臺了《關于環境污染刑事案件的審理指南(一)》,強調實行最嚴格的環境司法保護制度,統一裁判標準和尺度,細化各種量刑情節及量刑幅度;強調對污染環境的單位及其責任人的責任追究,明確了環境污染罪單位犯罪的判斷標準和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范圍;嚴格規范緩刑、免處的適用條件,對如何計算罰金數量提出了明確的標準,加大了罰金刑的適用力度。

  在環境民事侵權案件審理中,我省法院堅持損害擔責、全面賠償原則,依法保障人民群眾的人身權、財產權及各項環境權益,依法追究污染環境者的民事侵權責任。

  據悉,自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工作開展以來,我省共受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4件,數量居全國前列。

  以公益訴訟為突破口——

  從“試點”,到探索創新審理規則程序成為“樣本”

  為切實維護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我省法院以公益訴訟作為環境司法保護的突破口,堅持以恢復性司法理念為理論指導,以生態環境切實修復為價值目標,充分發揮環境保護司法職能,積極探索審理原則裁判方式,不斷加大環境公共利益和國家利益的司法保護力度。

  自2015年作為全國試點以來,江蘇檢察環境公益訴訟案件數量逐年增加,截至目前,我省已受理檢察公益訴訟案件141件。在全國首批檢察機關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中,徐州中院、常州中院各受理一件。在遵循民事訴訟法基本原則和符合法律明確規定的框架內,省法院合理設置規則程序,確保案件審判工作依法、規范進行。兩案在全國法院第一個公開開庭審理、第一個當庭宣判、第一個產生生效判決,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充分肯定。

  我省開始探索檢察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起步較早。2012年9月25日,無錫中院與無錫市檢察院制定《關于刑事附帶環境公益民事訴訟的實施意見》,開始了檢察公益訴訟的探索。

  此后,連云港市法院在檢察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中做了積極探索。連云區法院制定了《關于依法辦理環境資源案件若干問題的實施意見》,聯合建立了關于提起環境資源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協作機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2018年3月發布的《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充分肯定和吸收了我省的經驗,明確了檢察機關在提起刑事公訴時可以一并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據統計,2014年至今,全省共受理各類環境公益訴訟案件199件,結案147件。其中受理社會組織環境公益訴訟案件58件,案件總數居全國法院前列。由泰州中院一審、省法院二審的泰州市環保聯合會訴常隆等六公司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一案,依法判令六被告承擔環境修復費用1.6億元,成為全國法院最大賠償數額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該案入選2014年度全國十大民事案件,并被最高人民法院、中央電視臺評選為推動法治進程十大案件。

  開創恢復性司法理念——

  運用審判智慧創新審判和執行方式、找準平衡點

  作為新型審判類型,恢復性司法是環境資源審判的重要價值體現。據省法院環資庭負責人介紹,我省法院堅持將恢復性司法貫穿案件始終,將環境修復為主、注重污染預防等現代環境資源司法理念作為環境司法的立足點,創新審判和執行方式。

  為進一步推進恢復性司法,我省各級法院在環資案件審判中不簡單采取一賠了之的單一處理方式,而是根據具體案件特點,依法判決生態破壞者恢復原狀或進行替代修復。

  2012年,無錫市濱湖區法院在蠡湖惠山景區管委會等建設項目侵害環境公益訴訟案中,創造性地判令被告以“異地補植”方式承擔其破壞環境造成生態破壞損害的替代修復責任。

  2015年,連云港中院在審理水污染損害賠償案件中,鑒于被告經濟能力不足以償還全部資源環境修復費用,創新性地引入“勞務代償”方式,判決被告從事提供總計960小時的環境公益勞動,以彌補其環境損害賠償金的不足。案件宣判后,被告在當地政府部門和基層組織監管下從事清運垃圾、清掃街道,或在烈士陵園從事花木修剪、澆灌、管護等工作。記者采訪中了解到,就在不久前,被告已完成960小時的環境公益勞動,同時還承包了當地的一個山頭種植果樹,收到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通過寬嚴適度的司法裁量,在保證有效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我省法院充分運用審判智慧,實現多元利益的綜合平衡,促進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協同發展。省法院在泰州市環保聯合會訴常隆等六公司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中,在確認六公司承擔1.6億元賠償責任的前提下,判決可以依照被告申請和提供的有效擔保,對其中的40%予以緩交,并可以在一年內以技術改造費用予以抵扣。

  創立“9+1”模式——

  從三審合一的全省推廣到完全打破行政區劃

  環境資源審判具有高度的專業性和復合性,如何走出一條具有我省環境資源審判特色的專門化道路?

  早在2007年5月,以無錫太湖藍藻事件為契機,無錫中院于2008年5月在全國中級法院首家設立環境保護審判庭,開啟了江蘇環境資源專門化審判的實踐探索。

  通過不斷探索創新,我省法院以審判專門化為抓手,努力構建符合環境資源保護特點和司法審判改革方向的審判體制機制。2013年11月,省法院下發《關于開展資源環境案件“三審合一”集中審判的若干意見》,全面推行環境資源專業化審判。2014年12月,省法院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宿遷、常州、南京等8家中院,以及13家基層法院先后成立環境資源審判庭。

  從去年開始,我省又積極探索建立以生態流域區域為基礎,跨地級市集中管轄的“9+1”機制。即按照江蘇生態功能區的劃分,分別設立9個環境資源法庭,集中管轄全省基層法院一審環境資源案件。“9+1”機制改革后,全省三級法院承擔環境資源審判任務的專門審判機構由原來的45個縮減為11個,也就是省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南京環境資源法庭和9個生態功能區法庭。

  這樣的審判架構,相對于普通審判機制,涵蓋一個地區全部審判層級、受理環境資源刑事、民事、行政各類型案件的環境資源專門審判體系在世界范圍內尚沒有先例,是中國獨特的創新性環境資源審判體系,對于探索建立具有中國特色、引領時代潮流的司法運行新機制,詮釋中國生態環境司法理念,貢獻環境治理“中國經驗”,引領全球司法共同發揮環境治理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動作用。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