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天地  >  以案說法

公司收入不入賬股東應擔責

發布時間:2019-06-04         文章來源:江蘇法制報        

  【案情】

  甲公司于2004年12月1日設立,法定代表人為葛某,股東為葛某、周某,二人系夫妻關系。甲公司欠金某補償款387056元及相應利息。該案經法院判決生效并申請執行,但未執行到任何款項。現金某訴至法院,認為根據稅務機關出具的稅務處理決定書記載,甲公司從2006年至2011年存在收取拆遷隊的管理費137萬余元未入賬的行為,要求葛某、周某對甲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評析】

  本案合議庭在討論時有兩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公司財產與公司財產互相獨立,且本案中甲公司并非“一人公司”。原告金某之所以執行不到錢,是因為甲公司經營虧損導致沒有錢可供執行,并不是兩個股東造成沒有錢可供執行,所以葛某、周某不應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第二種意見認為,根據公司法第二十條的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的,應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甲公司2006年來收取的拆遷管理費未入賬,屬于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的行為,所以葛某、周某應當對甲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對此,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首先,根據生效判決,甲公司對原告金某負有相應的給付義務,原告金某為甲公司的債權人,被告葛某、周某為甲公司僅有的兩個股東,同時二人還系夫妻關系,葛某為甲公司法定代表人。

  其次,根據稅務機關的稅務處理決定書的記載,2006年至2011年,甲公司有收取拆遷隊的管理費137萬余元未入賬核算,也未申報繳納營業稅。兩被告對該稅務處理決定書并無異議,但認為收取拆遷隊的管理費不入賬是行業慣例,甲公司有些支出無法入賬,就將這些不入賬的收入用于無法入賬的支出。而公司收入不入賬核算本身就系違法行為,稅務機關亦對此進行了查處,兩被告抗辯收取拆遷隊的管理費不入賬是行業慣例,不符合法律規定。兩被告陳述將這些未入賬的管理費用于了甲公司無法入賬的支出,但在訴訟過程中經法院釋明仍不能提供證據供法庭質證,應承擔不利后果。兩被告陳述的這種將本應屬于公司的收入不入賬直接支出的行為,實際上會導致股東將公司的財產當作自己的財產隨意調用或轉化為股東個人財產,造成公司財產不能與股東財產作清楚的區分,即發生財產混同。財產混同無法保證公司貫徹資本維持和資本不變的原則,進而影響到公司對外承擔清償債務的物質基礎。綜合本案相關事實,原告金某已提供足以引起對葛某、周某夫妻財產與公司財產混同懷疑的初步證據,葛某、周某未能就公司財產獨立性舉證證明,應承擔不利后果。

  再次,根據執行案件的情況,從2016年8月立案至今,原告金某未能從甲公司處執行到任何財產,兩被告亦陳述甲公司不再經營,沒有收入,表明甲公司目前無法清償對金某的債務。雖然兩被告認為甲公司無力償還債務是因為經營不善,但并不能提供相應證據證明。

綜上,被告葛某、周某應對甲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