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天地  >  以案說法

帶走他人寵物的行為是否構成盜竊

發布時間:2019-06-26         文章來源:江蘇法制報        

  【案情】2017年9月,洪某在省道附近放風其飼養的黑色卡斯羅犬。潘某駕駛車輛行至此處發現該寵物狗,見周圍無人,便下車通過“哄喚”、用手撫摸的方式,將該寵物狗抱到車輛后備箱離開現場。經物價局價格認證中心認定,黑色卡斯羅犬價值人民幣4500元。案發后,潘某在公安機關供述“喚狗是想把狗弄走自己養”。公安機關追回該寵物狗后發還被害人洪某,洪某對潘某的行為表示諒解。經查,案發前潘某具有經營兩年寵物店的經歷。被告人潘某的辯護人辯稱:潘某不構成盜竊罪,潘某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目的,其是在誤以為案涉寵物狗系流浪狗的情況下收容該寵物狗,是在幫助清理社會上散養的流浪狗。

  【評析】盜竊罪保護的法益是財產所有權,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行為對象是他人占有的財物,盜在行為上表現為秘密竊取他人占有的財物。據此,判斷本案被告人潘某是否構成盜竊罪,應當從以下兩個角度分析:1.案涉寵物狗是否處于他人占有狀態;2.潘某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關于案涉寵物狗是否處于他人占有狀態的問題,筆者認為:案發時,案涉寵物狗雖然無人看管,但距離主人不遠,狗通常具有回到原處的能力與習性,因此應認定案涉寵物狗仍屬于主人的實際支配和占有下,并非無主物。

  關于潘某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問題,筆者認為:考慮到本案被告人從事過兩年寵物店經營的經歷,其具備飼養寵物狗的專業知識,應當知道案涉寵物狗的品種、市場價值。從案發時寵物狗的外觀來看,潘某亦應當對案涉寵物狗并非流浪狗、系由他人飼養的事實具有一定的判斷力。加之潘某在案發后供述“喚狗是想把狗弄走自己養”,足以證實潘某具有非法占有該寵物狗的主觀故意,而非出于收容流浪狗的目的。

  綜上,本案被告人潘某具有盜竊罪的主觀犯罪故意和客觀犯罪行為,應以盜竊罪定罪處罰。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