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天地  >  以案說法

擅自開走質押轎車再轉賣應以盜竊論

發布時間:2019-07-04         文章來源:江蘇法制報        

  【案情】

  趙某為償還賭債,將其所有的一輛奧迪A4L小型轎車質押給張某并向張某借款13萬元,雙方當場簽訂質押合同和借款協議。當晚,趙某在某商場地下車庫內發現自己質押給張某的轎車,便使用備用鑰匙乘隙將轎車開往外省,轉賣給陳某。

  【評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趙某的行為該如何定性。

  第一種意見認為:趙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趙某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趙某的行為構成盜竊罪。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理由如下:

  趙某事后竊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趙某和張某在簽訂質押合同時,趙某主觀上是否具有以質押為名騙取張某錢財的故意并不明顯。但事后趙某明知車輛已經質押給張某,而其本身已喪失對車輛的占有、使用、處分權,卻未經張某同意,擅自使用備用鑰匙乘隙將車輛開走并轉賣他人,主觀上已經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張某沒有陷入認識錯誤處分財產。盜竊罪與詐騙罪區分的關鍵在于行為人是否實施欺騙行為使被害人陷入認識錯誤而處分財產。本案中,一方面,趙某沒有實施使張某陷入處分財產的認識錯誤的欺騙行為;另一方面,張某沒有基于認識錯誤實施處分行為。趙某為獲得借款,將汽車質押給張某,并跟張某簽訂質押合同,是典型的民事行為,而張某是按照質押合同規定將13萬元交付給趙某,同時獲得對汽車實際控制支配權,該質押行為并未使趙某獲得13萬元的所有權,亦未使得張某遭受13萬元的財產損失,故張某交付13萬元給趙某的行為并不是詐騙行為模式中的處分行為。故該質押借款行為并不構成詐騙罪,同樣亦不構成合同詐騙罪。

  趙某采取秘密竊取手段轉移占有。司法實踐中,盜竊罪是非法轉移占有的犯罪,盜竊行為是將他人占有的財物轉移給自己或者第三者占有。本案中,張某基于質權而合法取得對趙某汽車的占有,此時趙某汽車的所有權與占有權發生分離,趙某只有通過依法償還債務或者其他合法途徑才能恢復汽車的合法占有權,而趙某卻采用秘密竊取的方式轉移車輛為自己占有,該行為侵犯了刑法保護的占有法益,符合盜竊罪的構成要件。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