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風采

沈鷹:用生命詮釋警察的初心與使命

發布時間:2019-09-16         文章來源:江蘇長安網        

  他不在辦案一線,卻“抓”了數十萬名在逃人員;他不僅屢立戰功,還曾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他因公犧牲后,公安部及30余個省市公安機關發來唁電,近30萬名網友點亮祭奠“燭光”…… 

  他叫沈鷹,生前為江蘇省南京市公安局大數據中心主任,是我國首個網上追逃系統、首家警務信息綜合應用平臺和第一代公安大數據平臺的主要研發者。27年來,他沉迷于科技興警事業,因積勞成疾,最終倒在工作崗位上,年僅51歲。

  “一輩子干了兩輩子的活兒”

  今年2月20日,沈鷹像往常一樣忙碌,處理完手頭工作已是20時許。此時,胸口的疼痛越來越劇烈,他給妻子打了個電話,“我胸口有點疼,準備去醫院查一下。”在醫院,妻子打開沈鷹的公文包找身份證掛號,卻發現包里全是材料,“老沈當時說,做完檢查,他回家還要把這些材料看完。”然而,次日凌晨1時許,沈鷹因心臟驟停不幸離世。

  軍校畢業的沈鷹,身體一向很好,他的猝然離世讓戰友們感到意外,更感痛惜。“他是工作狂,可以說一輩子干了兩輩子的活兒,他是累倒的。”同事許平說,老沈子夜前下班是正常,工作到凌晨才算加班。

  “這最后一天,是他一輩子的寫照。”與沈鷹共事29年的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蔣平說,今日事今日畢是老沈一貫的作風。公安信息化建設是一個軟指標,可他從來都是當作硬任務去完成。

  沈鷹是我國公安科技信息化事業的開拓者。1990年7月,他從軍校畢業,參加公安工作。1992年,經過兩年基層派出所鍛煉,他轉入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處工作。這一干就是27年。

  這份事業在沈鷹心中有多重?妻子金映青說,他們前些年在郊區買了新房,面積大、環境好,她一直想搬過去住。可老沈堅持要住市局附近的老房子,“因為加班方便。”

  外派援助外省公安機關,沈鷹依然是個“拼命三郎”。2008年11月,沈鷹帶隊前往湖北省公安廳,指導警務信息綜合應用平臺升級改造。說是“指導”,但他比誰干得都猛,每天只睡五六個小時,經常寫代碼到凌晨。有一次到陜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援建,到達當晚,大家坐在餐桌前久等他不來,一打電話才知道,沈鷹在附近的派出所了解系統運行情況,竟忘了吃飯時間。

  不在辦案一線的“追逃王”

  “錢寶”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的平穩處置離不開沈鷹這個幕后英雄。此案涉案金額超1500億元,集資參與人數百萬,如果僅靠人力,專案組幾個月也算不清如此龐大的賬目。但沈鷹團隊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僅用3個晝夜,就將一份清晰完整的賬目報表呈現在辦案人員面前。

  不在辦案一線,卻在打擊犯罪、服務群眾等方面貢獻卓著。在沈鷹27年的科技警察生涯中,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

  1998年,公安部面向全國招標,擬建設在逃人員、被盜車輛、被盜槍支信息系統。以沈鷹為技術骨干的團隊,主動承接了前兩項任務。他們沒日沒夜干了半年,突破數個難題,圓滿完成任務。第二年,全國開啟網上追逃,當年就通過系統抓獲各類在逃人員20余萬名。沒有親手抓過一名在逃人員的沈鷹,被同事們戲稱為“追逃王”。

  2002年,公安部提出搭建警務信息綜合應用平臺。當時,很多人提出,平臺按現有條線建,阻力小、見效快。但沈鷹堅持打破部門間的“信息孤島”,在爭議聲中將最優方案率先變為現實。如今,包括江蘇省在內,已有13個省區的130余個市級公安機關在使用這一系統。這一創新成果最終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今天,江蘇全省公安民警可以在一個平臺上辦公,沈鷹功不可沒。”江蘇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南京市公安局局長孫建友說,這一系統將原來數十個公安業務條線“擰”到一個平臺上,實現了數據共享,大幅提升了警務效能。

  過去,執法監督要調閱大量卷宗,耗時費力,而且只能抽查。沈鷹調研梳理出各種不規范辦案的表征,通過大數據運算分析每一起案件,大幅提高了執法監督效率。

  最早的公安云計算平臺、第一代公安大數據平臺、統一執法尺度的行政案件自動量罰系統……27年來,沈鷹努力將最新科技對接公安最迫切需求,創新的腳步一刻未停,先后獲得十余項國家、公安部、省市科學技術獎勵。

  “沈鷹的離去,不僅是南京公安,也是全國公安的巨大損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有關負責人說。

  為守初心寧舍“官帽”

  沈鷹對工作要求極嚴,每行代碼都要反復驗算,但對于物質生活,他的要求又極低。熟悉沈鷹的人都知道,他最喜歡的是“老頭蓋澆飯”。每次開會、研討錯過飯點,他都會給大家訂一份20元左右的蓋澆飯。

  中國擎天軟件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范菊從2013年開始接觸沈鷹,并與之合作。“每次想請他吃飯,他都說下次,可直到去世,也沒能吃成。反倒是我們蹭了他不少‘老頭蓋澆飯’。”

  沈鷹喜歡攬事,但從不攬權。近年來,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經費高達七八億元,業務合作單位上百家。沈鷹給自己定了一條“硬規定”:凡合作公司來人找他談工作,一律在會議室,而且一定要有其他同事在場。“作為技術‘把關人’,沈鷹在很多項目上有發言權,可他從不推薦合作公司。”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處項目管理科科長趙琛說。

  由于經常熬夜寫代碼,沈鷹養成了抽煙的習慣。后來,沈鷹當了領導,一些公司找他談業務,總會帶些名貴香煙來,想和他拉近關系。為了杜絕“人情”,他甚至下決心把煙戒了,還提醒大家:“‘小東西’也會帶來‘大問題’。”

  為了干這份心愛的事業,他甚至拒絕“提干”。兩年前,由于沈鷹成績突出,市局領導曾考慮提拔沈鷹到其他條線做正處級干部。但沈鷹考慮再三還是婉拒了,“手頭有多個項目還沒有完成,如果換一個人,可能要花較多時間適應,不利于工作。”

  沈鷹去世后,江蘇省公安廳、南京市委、市政府分別追授其為“全省公安機關優秀共產黨員”“南京市優秀共產黨員”。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