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山之石

十個“第一”!廣東的“執轉破”探索之路

發布時間:2019-08-07         文章來源:中國長安網        

  在全國高級法院層面首個成立破產審判庭(執行裁決庭);首個出臺“執轉破”規定;首個審結共享經濟領域破產案——小鳴單車破產案;首個探索破產預重整制度;首次通過“考試+評審”建立全省統一管理人隊伍……這一個個“第一”,顯示了廣東法院始終走在了“執轉破”工作的前列。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破產審判庭(執行裁決庭)成立3年來,“執轉破”工作取得扎實成效。全省法院新收破產案件3744件,審結案件1964件,比2013年至2015年分別增長380.6%和170.2%;2019年上半年,全省新收破產案件1135件,審結573件;3年來,通過“執轉破”化解執行案件9.7萬余件。

  “三優先”和“四集中” 

  暢通“執轉破”,最怕“死循環”。

  “經常出現債務人已經喪失清償能力,本應適用破產程序解決,卻仍滯留于執行程序,造成大量執行積案不能結案,而執行程序的終本又使人力、土地等市場資源受到不利影響,造成了一大批案件陷入無限執行的‘死循環’。”廣東高院破執庭庭長丁海湖曾經為此著急。

  著眼于此,廣東高院規范案件移送和受理標準,先后出臺了《關于加強破產案件立案受理工作的規定》《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的若干意見》,要求全省法院做到“有案必立”“依法審理”。同時,專門出臺《關于建立企業破產清算案件快速審理機制的意見》,指引全省法院探索建立企業破產清算案件快速審理機制,實行破產案件繁簡分流,做到優先受理、優先審理、優先執行“三優先”。全省破產案件平均審理時間由之前的2年以上,縮短為1年左右。

  “僵尸企業”偉天公司破產清算案,就是在這一系列措施中咸魚翻生。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庭長劉冬梅告訴記者:“2017年,我們受理了此案。該案是104件國有僵尸企業破產及強制清算案件中的一件。”

  審理中,廣州中院將立案審查工作節點前移,通過“預審查”,逐個篩查企業的破產原因、資產狀況以及人員安置情況,量身定做處置方案,將受理的104件案件分成20個“案件包”,對同類型清算案件,采取集中裁定受理、集中選定管理人、集中選定審計機構、集中公告的“四集中”方式,統一推進。這種創新做法,開啟了具有廣東特色的國有“僵尸企業”司法處置快速通道。

  偉天公司在法院的指導下,擬定了“采取以破產企業股權整體出讓的方式,全額讓渡給第三方投資人,由投資人出資5453萬元人民幣,作為償還企業債務以及后續經營的資金”的重整計劃草案,經出資人組和普通債權組表決,獲得全票通過。

  通過重整,本案普通債權的清償率從模擬破產清算情況下的22%提升到了30%以上,保障債權人的利益實現最大化,化解了超過1.5億元的債務,盤活了59374平方米的土地資產,企業經營得到優化改造,企業得以涅槃重生。

  三年來,廣東法院通過司法程序處置“僵尸企業”900余家,極大地釋放了生產要素。平均審結周期為10個月,最快的3個月,91%的案件在一年內審結。2018年,“執轉破”結案更是同比增長150%。

  用國際視野構建破產審判新體系 

  2018年6月22日,深圳寶安國際機場,一架波音747飛機在停飛了6年之后終于騰空,開啟了新征程。

  由于翡翠航空的破產,這架飛機經過6次傳統拍賣皆流拍,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主導下進行了網上司法拍賣,并引入外國資本參與競拍,最終以49%的溢價率被以色列ACE公司成功拍得。

  翡翠航空嚴重資不抵債,破產案負債率高達263.92%。該公司最主要的破產財產是飛機和發動機,其中價值最高的就是3架波音747全貨機。這機型多用于國際貨運,有實力購買的公司數量十分有限。因此,這三架飛機的處置變現是翡翠航空破產案審理中的一大難題。

  深圳中院經研究,決定將3架飛機進行網絡拍賣,借助“互聯網+市場”的力量,讓破產財產盡快變現。于是,一次“史上最強跨國網購”就此誕生。

  最終,其中兩架飛機由順豐航空公司競價取得,成交價分別為1.6億元和1.62億元,一架由以色列ACE公司以1.46億元購得。

  “破產財產處置應該由市場需求決定。破產財產處置只有完全實現市場化、常態化、法治化、國際化,才能完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標。市場化、國際化司法理念助力破產審判機制實現新突破。”深圳中院副院長龍光偉說。

  今年3月18日,香港清盤人還通過深圳法院破產財產處置路徑,在阿里在線拍賣上拍賣5個香港特殊車牌,首次實現香港法院利用內地破產財產網拍系統處置香港破產財產。

  打破“舊識”,強化機制保障 

  今年3月15日,一則關于“廣東高院在全國首次發布全省破產案件管理人名冊”的消息,迅速“火”遍了法律和財經界“朋友圈”。

  破產管理人——這一新的職業身份引起了媒體和社會各界的關注。

  “破產案件必須要有管理人,這是和其他類型案件有很大的不同。”丁海湖告訴記者。破產管理人在破產案件中,在人民法院的指導和監督下,全面接管破產財產并負責對其進行保管、清理、處理和分配。

  “以前,廣東一直沒有建立統一的管理人隊伍,各中院按評估審計模式產生的管理人,已不能適應當前破產審判發展需求,成為影響破產案件審判質效的突出因素。”

  2017年12月,廣東高院在全國率先確定了全省統一、筆試加評審的管理人名冊編制方式以及分等級管理、跨地區執業、優勝劣汰、動態管理的新型管理人制度,并于2018年組織全省統一管理人入門考試和評審,有3000多人參加考試,最終評選出287個單位(機構)以及70名個人管理人。

  廣州破產管理人協會首任會長倪燁中表示,評選對廣東破產業務起到了有力的推動作用,為管理人隊伍規范化、專業化建設提供了“廣東經驗”。

  為解決“僵尸企業”無足額財產支付破產費用,保障破產案件順利審理,廣東高院還專門出臺《企業破產費用保障試點工作方案》,開展為“僵尸企業”破產案件、小額破產案件、無產可破案件等提供經費保障試點。

  佛山法院推動成立了佛山市破產案件處置工作聯合協調小組,組長由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擔任,成員由公安、財政、國土、工商、稅務等20多個部門單位組成。協調小組成立后,為佛山破產審判工作帶來了很大的改變。“僵尸企業”破產案件實行先行識別機制,在提出破產申請前與國資委、市屬授權經營企業溝通,因企施策、分類處置,提高破產案件的受理率。據統計,佛山中院收到的國企“僵尸企業”退出類案件,99%可以通過受理審查被裁定受理。

  今年1月1日,全國首家獨立運作的破產法庭在深圳正式揭牌。目前,廣東法院在廣州等8個中院和2個基層院設立破產審判庭,其他中院設立破產合議庭,形成破產審判專業化、規范化新格局,實施破產、強制清算及執行裁判業務歸口管理,加快實現了執行與破產審判無縫對接和資源共享。

  十個全國第一: 

  全國第一個破產審判庭——深圳中院破產審判庭于1993年設立;

  全國第一個國際認可效力的案件——廣國投破產案;

  全國率先結案的證券公司破產重整案——南方證券破產案;

  全國第一個經過綜合治理行政處置方式進入破產程序的證券公司破產案——大鵬證券破產案;

  全國第一個具有獨立編制的破產管理人自治組織——廣州市破產管理人協會于2014年設立;

  全國第一個高級法院破產審判庭——廣東高院破產審判庭(執行裁判庭)于2016年設立;

  全國第一個預重整成功案例——深圳福昌電子重整案;

  連續兩年(2017、2018年)“執轉破”案件數全國第一;

  全國第一個利用執行查控系統查找破產財產的省份;

  通過考試編制全國第一個全省統一的破產管理人名冊。

  廣東破產審判大要案:

  廣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破產清算案;

  廣東風華高新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深圳福昌電子技術有限公司重整案;

  佛山市三水粵景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為被執行人的系列案;

  廣東益民旅游休閑服務有限公司執行轉破產案件;

  松暉實業(深圳)有限公司執行轉破產清算案件;

  大鵬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破產案;

  廣東中谷糖業集團公司破產案;

  佛山百業公司破產重整案;

  深圳中華自行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